当前位置: 红网 > 媒体频道 > 正文

海外网独家访谈:周小平谈参加文艺工作座谈会后心路历程

2014-10-24 09:53:07 来源:海外网 作者: 编辑:彭叶

周小平(右)接受海外网独家专访

嘉宾:周小平(网络作家、平心逸玥文化传播公司CEO)

主持人:徐蕾(海外网副总编辑 人民日报海外版记者)

谈现场细节:吃惊、感动、信念

徐蕾:海外网的网友大家好,欢迎收看本期《焦点对话》栏目。今天海外网演播室邀请了一位嘉宾,是年轻的80后网络作家。从《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》开始,他写了一系列的文章,包括近期在网上很火的《我待祖国如暖男》。在这些文章中,他表达了对自己、对时代、对中国命运的一种思考,在互联网上引起了广泛关注。他就是周小平。

周小平:大家好。

徐蕾:我今天第一次见到你的本人,文质彬彬的,和你文章犀利的风格并不是很相符。

周小平:阿拉斯加有一道非常有名的菜,叫“油炸冰淇凌”,我觉得这两种东西在我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。虽文字犀利,但做人随和,性格温柔;虽身板比较瘦弱,但是内心强大。

徐蕾:大家要向周小平学习,自我表扬如此不露痕迹。这两天睡得好吗?

周小平:非常好,就是太忙了。

徐蕾:我很羡慕你。不久前你参加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座谈会——习总书记主持的中央文艺工作者座谈会,习总书记还与你亲切地交谈了几句,给我们讲一下那天的情景吧。

周小平:之前我接到作协打过来的电话,说有一个会议想邀请你参加,说聊一下文艺和文学。

徐蕾:之前一点儿也不知道实情?

周小平:对。我兴趣不大,就说不去。后来他们继续打电话,对我说,有很多做文学的人不上网,不知道互联网的情况,你作为网络作家,跟他们交流一下你的所思所想不也挺好吗?我想有道理,就去了。

去了之后,才知道今天“班长”要过来讲。“班长”是网上一个用语,我们喜欢叫习大大“习班长”,很亲切。

徐蕾:还很淡定。

周小平:我马上拿出本子准备好记一记,因为毕竟也是第一次坐这么近听习大大讲话,要好好学习一下。从“想说两句”变成了“想记两句”,完成了这样一个心理转变。整个过程很轻松、很随意,这种轻松随意表现在从一开始安检的时候就说可以带手机。

徐蕾:你也很吃惊?

周小平:对,很吃惊,我想的是不能带。而且后来在微博上发了一张自拍照,有网友号称“史上最强的自拍照”。

徐蕾:你自己也很欣赏这张照片。

周小平:对,其实我拍的时候,想象会有一个黑衣人过来跟你说,同志你好,请把这个照片删掉,结果没有。只是过来一个很随和的人员说:新闻联播播出之前你不要发。

整个会议令我感受最深的,首先是习大大读过很多文艺方面的作品,他不仅读过这些书,对这些书里面讲的内容,也耳熟能详,甚至创造这些作品的地方,他很多还去过,在文艺和文学上,他的理解非常深——这让我很吃惊。因为在我想象中,领导人是很忙的,应该没有时间关注这个,但是习总书记不一样,他恰恰很关注,还讲了很多这方面的故事。

比如文化的复兴。他讲了很多故事,过去的、现在的,国内的、国外的,他实际上想表达一种自己内心深处对中国文化复兴的渴望之情,可以说是溢于言表,对希望看到中国文化市场繁荣起来的那种期待溢于言表,对希望看到中国文化更为自信的一种盛况的期盼也是溢于言表。

他就像教育他的晚辈们一样,特别用心,特别展露自己内心的渴望,希望把自己的声音殷切地传递出去,很有真情实意。

徐蕾:印象很深。

周小平:印象很深。你看现在好莱坞一个片子出来以后,全球票房几十亿,同时还宣传了美国精神,融入了美国文化。我们的电影往往是拍出来之后,到国外求着人看都没人看,这其中缺了什么?我觉得就是对文化自信、对文化认同的一种骄傲。如果你了解自己的历史,了解中华民族现在所处的位置,你就有一种紧迫感和创作感。

就像习总书记讲的,我们的历史是一座宝库,近代史更是。从1840年发生的所有事情,哪一个不是波澜壮阔、惊心动魄?包括我们今天社会方方面面的改变,就人类历史而言,就像我在文章里讲的,“人类已知的历史,已经这么大规模的人群命运的改变,一种整体生活的提高,社会翻天覆地的变化”。所以这些东西在恰恰是由于缺乏文明自信,太多的时候我们文化作品还是跟随在西方的语境下面,没有创造出一些自己的精华来,这是有问题的。

另外,习总书记的两句话我印象很深刻:一个是创造作品的时候,不要以去国外拿奖,或者是要迎合哪个领导的高兴来创作,这种创作是没有前途的。另一个是,他说,文艺作品表现在社会的方方面面,比如说我们的建筑,就不应该成为各种外国设计师的试验场,搞些乱七八糟稀奇古怪的建筑。

后来他在讲这个的时候,你知道我脑子里在想什么?其实我之前和一些文艺工作者深度交流过,我们曾经幻想过的场景:假设北京修的所有高楼,都具有中国元素。比如说楼边都有一个飞檐,楼顶都有一个青瓦,柱梁子都是一些红柱子这种感觉。你想想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?古人想象中的超级长安的场景就出来了,几万栋大楼青瓦飞檐……

但是我们缺乏这样的对文化的热爱追求,缺乏大局观,就乱七八糟修建筑。俄罗斯的楼都是尖顶圆的,穆斯林世界也是它独特的风格。你去欧洲一些国家旅游,它这种圆顶彩色房屋,非常具有旅游价值,是审美价值和文化底蕴的体现。而在我们今天的发展过程中,文化的底蕴被冲淡了。

所以说什么是宝库?假设说我们每一个城市都有中国的风格,你在这儿睁开眼睛你就知道我到中国了。而不是说现在美国人居然用上海的夜景拍大片,用上海的夜景冒充洛杉矶的夜景。

徐蕾:习总书记跟你说了几句话,应该印象更深刻吧。

周小平:对。因为他讲完了之后,挨个地与文艺工作者握手,有72个人。到我这,他说“周小平,要多多传播正能量的文艺作品”。我当时就说:“好的习大大”。

徐蕾:就说了这几个字。

周小平:在讲这个话,其实心里面感触还是挺多的。我是一个很平凡的人,出生在四川很偏远的地方。我那天用地图查了一下,从我们家到人民大会堂的距离,一共1800多公里,这么遥远,这样一种地位的悬殊,却对我有这样一种期盼。我从来没有想过有这样一种场景发生在我身上。责任感比较重。压力没有,因为我有自信可以做好,就是我可以花三年、五年、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,去通过更丰富的方式来表达我想要表达的思想,把我的一些思想,一些观念,一些看法融入到更丰富多彩的文艺作品中。

周小平:我觉得你不能轻易承诺,虽然说“好的”,就两个字,就要好好去做。

徐蕾:传播正能量。

周小平:对,一种信念吧。

频道精选

综合资讯
企业推广